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公司并购律师李建平接受人民日报环球人物记者采访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熊猫、活力28、小护士等一批国人耳熟能详的民族名牌,先后在海外资本强势并购下,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即使少数“幸存”下来的民族品牌,也远不复当年之勇。

外资对中国企业的并购是市场行为,本无可厚非,吸取境外投资也一直是我国政府秉持的积极态度。然而,正如那句在“入世”之初,我们就熟知的名言所说:“参与国际竞争,好比‘与狼共舞’”。这意味着我们在“开门笑迎四方客”的同时,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一味地“投怀送抱”。

 

一个接一个被吃掉

 

“民族品牌不仅是企业的,更是民族的。没有民族品牌的崛起,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很难说真正强大。”对于民族品牌的重要性,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并购律师李建平在近日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正因为对民族品牌抱有深切的感情,对并购问题的研究,一直是李建平律师投入精力最多的领域之一。他告诉记者:“我国法律明确规定的外资并购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资产式并购,即外国投资者协议购买境内企业资产,并以该资产投资设立外商投资企业运营该资产。另一种是股权式并购,即外国投资者协议购买境内公司股东的股权,或认购境内公司增资或者增发的股份,使该境内公司变更设立为外商投资企业。”

李律师说,在这两种基本的并购模式下,外资实际上针对我国企业的“并购方针”包括“控制、吞并、垄断”,而在具体手段上,外方最常使用的有四种。

第一招,李律师称之为“斩首行动“。他解释说,“斩首行动”通常目标直指行业龙头,“并购完成后,外资一般会以种种理由将中方的品牌搁置,然后利用中方的渠道来大力推广自己的产品,使中方品牌逐渐丧失生命力,进而达到取而代之的效果。”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加净。美加净诞生于1962年,它创造了中国化妆品市场的无数第一。至上世纪90年代初时,美加净无可争议地成为行业龙头,年增长率高达两位数,旗下的美加净牙膏当时年产销量达6000万支,出口量位居全国第一。

1990年,已经进入了巅峰的美加净为了配合吸引外商的政策,和上海家化的另一个品牌露美一起被合资,外资方是联合利华。美加净被折价1200万元投入合资企业。可以说,美加净帮助消费者认识了联合利华。然而,外方并没有信守承诺增加投入,反而减少了对美加净的宣传。

1991年,美加净的年销售额一落千丈,从前一年的2.5亿元跌至600万元。曾经的“第一护肤品牌”仿佛一夜蒸发,而联合利华旗下的“洁诺”则在市场上突飞猛进。

上海家化不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品牌逐渐萎缩,经过多次谈判,1994年,上海家化出巨资收回了美加净。3年间,一个被1200万元卖掉的品牌已经跌入谷底,而拯救它的代价是5亿元人民币。

第二招是“拖垮蚕食,争夺大股东地位”。李律师告诉记者:“通常,跨国公司会凭借自身优势,利用中方急于招商引资的心理和行政压力,提出种种不平等条件,如:坚持与中方企业的优质资产合资(企业最具核心技术和最赢利的部分);要求控股、独资;压低中方股权估价;控制企业经营权(总经理、财务主管职位、独揽零部件购置及产品销售权);外方派驻人员拿高薪;大量裁员,逃避下岗员工的补偿和社保费用。”

签订霸王条款后,外方会步步紧逼。先是合资并掌握控股权,然后使合资企业长期处于亏损或微利状况;之后,再提出“增资扩股”建议,拖垮中方意志;最后迫使中方出让全部股权。由此,外资达到控制并垄断企业的目的,并在此之后“神奇地”使独资公司恢复盈利。

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南孚电池是最可信的电池品牌。而在经历了一系列的股权变更后,坐拥南孚电池丰厚利润的早已是其昔日的竞争对手——美国吉列公司。

1988年成立的福建南平南孚电池有限公司,多年里一直是全国电池生产行业的翘楚。而进入中国的美国吉列公司,却始终无法在中国打开局面,其市场份额不及南孚的10%。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就在2003年,南孚电池占据中国电池市场半壁江山之时,南孚却突然被其竞争对手美国吉列公司收购了,舆论一阵哗然。

原来,早在1999年,正值南孚发展的黄金时期,在南平市政府吸引外资政策的要求下,南孚电池的股东们以南孚69%股份作为出资与多个外资投行资组成中国电池有限公司。其中,外方持股49%,中方持股51%。

其后,南孚一度出现巨额亏损,不堪压力之下,南孚随即向外方股东出让了股份。到2002年时,原本并不控股的外方股东对南孚的控股达到了72%。令南孚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控股南孚的外方股东居然将全部持有的中国电池股份出售给了美国吉列公司,并从中狂赚5800万美元。2003年8月11日,美国吉列公司宣布,已经买下中国电池生产商南孚电池的多数股权——南孚成了它的子公司,大半个中国市场唾手而得。

第三招,瞄准中国普通消费者的巨大购买力,通过并购处于品牌链下端的本土成功品牌,大举占领中国市场。李律师指出,“中国有着极其庞大的工薪阶层,他们虽然消费力不高,但数量庞大,外资企业深知这一点,所以,一些在工薪阶层中享有很好口碑的中国企业,成为外资企业争夺的目标。”

我国著名护肤品牌大宝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成立于1999年的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是由北京市三露厂股份制改造而来。这家有着20余年品牌历史的国有厂家,凭借着其大众化的价格、过硬的质量,在中国工薪阶层中享有广泛的信赖。

2008年7月30日,美国强生公司收购大宝,该交易的总价值23亿元人民币,创下了中国日化行业的并购金额记录。尽管今日,大宝依然以它亲切的面貌活跃在老百姓的视野之中,但它已经不再是一个民族品牌。强生借收购大宝,牢牢抓住了中国的中低端市场。

第四招,大搞地方政府公关。外方利用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弱点(冗员、缺乏资金、需要技术升级等)和急于招商引资的心理,和地方政府搞好关系,然后“通过地方政府官员对中国企业施压,以达到令企业就范合资的目的。”

李律师还特别提出,除了上述四种手法,恶意抢注中国民族品牌,也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惯用伎俩。

 

政府和企业都要摆正心态

 

民族品牌一个接一个消失,是由于我们缺少对外资逐利性的警惕,抑或是缺乏相应的市场监控机制?

有专家提出,政府引导错位,尤其是部分升迁心切的政府官员为了通过“加大招商力度”,堆高自己的政绩,把我国一些优秀的品牌企业拱手让予外人,是导致我国民族品牌流失一个重要原因。

全国工商联并购公会会长王巍先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过去吃过不少亏,但中国人也长了经验和教训。随着中国法律法规与监管机制的不断完善,中国的并购活动也将日趋科学和成熟。“我们要以全球视野看待外资并购,既不能将它妖魔化,也不能轻视它。我们需要做的是完善并购的法律法规,健全产业安全和反垄断预警机制,并促进公平竞争、营造有利于并购方式发展的投资环境。2008年,我国出台了《反垄断法》,这是我国政府取得的一个重要进步,体现出我国政府在对待外资并购上的日渐成熟。”

企业作为参与并购的主体,其自身的作为也深深影响着市场的格局。有心人不难发现,在一些民族品牌并购案中,有不少是企业主动要求并购的。专家解释说,主要是有些企业家认为被并购“有利可图”,以为能借此解决资金问题,提升技术等等。

对此,著名营销专家张桓表示:“我历来不赞成企业尤其品牌商标所有权被外资收购或者合资,外方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们看中的是我们国内的市场和国产品牌的渠道资源,并非愿意与我们一同永续经营我们自己的国产品牌。”

面对外资来势汹汹的并购潮流,国内企业家应该如何应对呢?李律师提出建议:“外资对我国企业的并购也好,合资也罢,都是纯粹的市场行为。企业是否接受并购,由双方共同协商达成的,如果一方出现恶意并购,另一方完全有权拒绝。”对于如何察觉并购活动中暗藏的“恶意”,李律师给出了一种简单的方法:恶意收购者的意图是战略性的,在于攫取目标公司的控制权和排除同类产品的竞争。如果并购方在并购时,在这方面表现出强烈的意愿,则被并购企业要保持警惕。

分享到:

上一篇:企业并购律师李建平于09年10月26

下一篇:李建平律师在盈科所所庆八周年的提成律